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8章
????就在鳄鱼犹豫不决的时候,安南县,郡守衙门。

????柳合眉头紧锁,脸上是止不住的担忧:“若是羌水水神此番不动,陈朗此人,我也一定要将之擒住,上报朝廷!”

????陈朗就是那名投靠鳄鱼的官吏,也是安南县的县尉。

????昭国的“尉”一般都主管军事,征兵、徭役等,县尉地位仅在县令之下,可谓位高权重。但由于安南县乃是郡治所在,上头都是陈朗开罪不起的人物,他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。

????陈朗出身岷郡本地的世家,虽然自家族地不在这里,势力却还有那么一些。但岷郡与樊郡不一样,昭国可以容忍樊郡豪强坐大,因为公卿们对樊郡压根不在意,只要不出乱子,不牵扯昭国的精力就行。但岷郡不同,作为昭国的战略要地,岷郡本地那些不逊的世家大族,早就在昭国征服这片土地的时候,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。

????昭国统治岷郡,这些家族的日子,当然不比从前宽裕。昭人没来之前,土地、人口都是当地世家、豪强的,现在昭国军队一来,这些全都收归昭国所有,地方豪强不能随便抓百姓当奴隶,当然会有很多不满的本地世家存在。

????但对于岷郡不安分的豪强,无论是上一任郡守,还是柳合,都只有一种处理方式——找这家的罪名,然后按照昭律,发配充军,刚好修建河堤稀缺人力,这是送上门的政绩,不要白不要。

????也正因为如此,陈朗,以及他背后的一些家族,只敢依仗职务之便,偷偷贩奴,尽量让生活保持从前的水准,却不敢明着与郡守闹别扭,表面上的态度无比恭顺。所以多年来,柳合从来没发现陈朗心怀不轨。

????谁料这次,公主定下声东击西之计,需要有人将昭国的制度科普给羌水水神。她二话不说,就指了陈朗,就一句话——此人对我有恶意。

????对柳合来说,这不亚于天崩地裂。

????孙青见柳合焦躁不安,为了结好这位封疆大吏,便用子侄般亲近的口吻安慰道:“方伯勿要担心,公主并不将此等小人放在心上。”

????柳合只能苦笑。

????作为一郡郡守,代天子守岷郡的方伯,他居然连治下官员连这种宵小之辈都没发现!而公主明明发现此人心怀憎恨,却也不当回事!

????这让柳合不知道说什么好!

????陈朗的心思,柳合在知晓陈家贩奴之后,便心知肚明。无非是陈家曾经在岷郡也算累世公卿,作威作福,虽然昭国灭了岷国,改国为郡,陈家跪得快,被竖作典型,给予了一定的地位,但日子比以前难过不少,想要维持排场,只能偷偷靠贩奴补贴。

????对陈家人来说,他们自以为已经退让到不能再退让了,田没了,奴隶也没了,只能靠贩奴经商过日子。现在公主就连他们唯一的财路都要截断,让他们只靠着一点微薄俸禄生活,他们自然对公主恨之入骨。

????小人蝇营狗苟,只想着安南县若是被大水淹没,大王震怒,必定处罚公主。这么一来,公主自然会倒大霉,以昭国的律法,指不定还会被处死。

????可陈朗也不想想,别说大王此刻没明说是派公主来治水的,只是说来主持祭祀。就算大王发了诏令,结果是公主办事不力,让安南县被水淹了,那又怎样?区区一个县城而已,丢了就丢了,哪里比得上公主的重要性?

????柳合心知肚明,以昭国目前的情况,哪怕丢掉一半的土地,只要公主还有这么强的力量,大王就绝不可能与公主闹僵。

????至于公主……

????公主昭如日月,压根不将这些细枝末节放在心上。

????想到这里,柳合再度叹息。

????陈朗自以为能借力打力,赶走公主,却不知对公主来说,他简直微末到不值一提。可这却苦了柳合,令他三天之内生生熬瘦了五斤。

????此时,面对孙青,柳合半是真心,半是故意叹道:“公主仁慈,我等却不能心怀侥幸,此事一毕,我就将陈家上下,以及姻亲悉数擒住,然后上书向大王请罪。”

????孙青闻言,便有些不解:“可公主……”

????柳合打断孙青未尽之言:“即便公主不将陈朗之事告知大王,但我们做臣子的,又岂能心怀侥幸,为此等狂徒隐瞒?”

????他这是在提点孙青。

????柳合已经看出来了,孙青这个人比较功利,能露脸的事情,他不管多难都会去做,但明显讨不到好的事情,孙青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????对于这等心态,柳合虽然不喜,却不是不能理解,毕竟孙青也才十五不到,年轻人嘛,轻浮,耍点小聪明是正常的。

????但孙青一旦步入官场,这种心态就要不得了。所以,柳合才故意提起这个话题,就是为了提点孙青。

????公主虽然没把陈朗当一回事,可她不说,她身边的人不会说吗?

????就算她身边的人也不说,那柳合处理陈家,总要有个借口吧!陈朗是县尉,身份到底不同,柳合可以罢免他,但把人家全家都抓了,充军,怎么可能不给朝廷一个交代?

????虽然柳合对安南县包括岷郡的控制比较得力,但谁能保证,没人在暗处对他虎视眈眈,翌日将此事当作攻讦他的把柄?要是人家罗织罪名,说他贪图陈家之财,或者因私废公,故意借郡守大权,对陈朗下手呢?

????没错,柳合当然能自辩,可这么一来他就要解释为什么自己要处理陈朗,而且是因为公事,不是私事打击报复。

????到那时,柳合再把前因后果和朝堂诸公说清楚?那大王会怎么想,公卿会怎么想?陈朗敢对王族动手,柳合居然敢知情不报?你安得什么心?

????孙青也不是笨人,柳合这么轻轻提点一句,他立刻想到这些,不由出了一身冷汗。

????柳合见孙青懂了,便又叹了一声:“所以啊,有些事,纵然知道不会好,却还是要去做。”因为你今天以为省事了,明天就要花百倍、千倍的力气去补回来,说不定还没办法补救。

????孙青深深向柳合一揖,正准备说什么,却突然怔住。

????他的耳畔,响起了滔天洪水之声。